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 will always see

A smile cinema for kids

 
 
 

日志

 
 

融亮生活的门缝  

2008-02-09 19:44:01|  分类: 杂烩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德昌死去的时候,我还在所谓的“成才唯一出路”上翘首企盼着。焦躁,无奈,不屑,孤独,以及之后那不似眼泪的眼泪。我看到母亲为我哭,她的手掌像布满沟壑的山谷一样搅乱我的思绪,我听到布谷鸟叫,第一次觉得那不像塔可夫斯基式的诗意的鸟叫,而更像是一种心灵的反抗。奶奶跟我说起她的“大悲咒”,我说,是这样的,我们的人生就是一出悲剧。悲剧啊,事到如今,过往的回忆若杨花一样四散而去,母亲的责怪声早已被风稀释了,还有那哀怨的女人式的眼神也被风稀释了,正如她说的,什么都变成了想念,对身处他乡的孩子她“恨”不起来。那么多年了,我才终于知道那个叫做女人的人有多么复杂的心绪。天哪,没有一个女人是庸俗的,就像内心纤细的小丑,是天然精密的生物。她们或许没有独自生存的勇气,她们的内心却是充满勇士的花园。我永远猜不透我的母亲,有时候她很精明,有时候却又那么孩子气。我只知道,真正耿耿于怀的其实是我自己,至今都没有释缓的痛苦,它们还在,包括我莫明其妙的胸闷。

这就是去年,在我的回忆中慢慢沉下去沉下去。此时此刻或许也是最后一次深情的回眸。二零零七,我经历了高考失败,含泪告别,疯癫癫的同学会,蝴蝶麦田的回头路(复读),善良的李简和热爱画画的夜,国庆去祭拜父亲的亮鸽,我未曾动笔却已经在心里完稿的小说,半途而废的军训,中秋的邂逅,残酷地拒绝,红气球,EVA,有1500张藏碟的樵老,费里尼的狂欢,胃痛,感冒,还有身边的爱情。

零七年死去的人。伯格曼(樵老的最爱,亦是我的),安东尼奥尼(最近仍在苦读他的剧作《一个导演的故事》,恍然觉得,恐惧就像宁静一样总是在你身边迁徙),还有中国最会讲故事的导演:杨德昌。杨老死后,台湾的大师似乎已经所剩无几了,或许只有侯孝贤还在回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