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 will always see

A smile cinema for kids

 
 
 

日志

 
 

瓶子(原创)  

2008-03-01 12:45:4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甩下书包,习惯性地踩上高高的门槛,捧起热腾腾的点心大口大口地吃。奶奶总是趁机训斥我,她反复地说踩门槛不吉利,嘴巴都变成爆米花的机器了,我却任性地继续着自己的“习惯”,活像一个顽固的杂耍演员不肯脱下漂亮的高底木屐。

       趁着这踩木屐的空闲,我发现初秋的阳光吻住了墙脚,攀上了窗台,又穸穸簌簌地开始在微微泛黄的玻璃上游走,像一只寻寻觅觅的金丝雀。我的心里蹬地有些发亮。

       我的视野里,正是院子对面的那栋老房子,司空见惯的白墙黑瓦。

       奇迹却没有出现。我发觉变作金丝雀的阳光也束手无策,便着实有些失望了。

       那种阴天般的失望一直持续到1995年的一天下午。放学后,我一如既往地蹬上高高的门槛,像蹬在漂亮的木屐上,骄傲地啃着热腾腾的点心。突然我吃惊得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那栋白墙黑瓦的房子前竟冒出了一个崭新的自来水龙头。扔下点心,搓搓油腻的手,我飞了过去。旋开水龙头的一刹那,我听到了哗哗哗哗的声响,看到了白花花的水柱喷涌而出。

       嘿。一个混浊的声音呵斥了我。我转身看见从房里挤出一个胖老头,戴了一副黑不溜秋的太阳镜。我蓦地想到了奶奶装在竹篓里的大煤饼,黑糊糊地粘在一起,像极了这胖老头的打扮。我扑哧一声笑将起来,“大煤饼”却格外的狰狞。我看到他的耳朵像一把撑开的大伞,愤怒地鼓动着。我又看到他抓起一条黑咕隆咚的拐杖,怒气冲冲地踉跄而来。我猛然想到了黑眼巫师威力无穷的魔杖,慌忙撒腿就跑。风儿呼呼地吹,我听到身后传来比喇叭还要洪亮的声音:“小兔崽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溜回家的时候,我发现那水龙头已给拧上了。我站在高高的木屐上警惕地翘望起来。那大煤饼又挤出来了,噔地一声拽上了门。那大煤饼倚着门槛开始嗑起瓜子来,小心翼翼地。正对着水龙头的那只耳朵张得比白菜叶子还要大,还一鼓一鼓的。

       这时候,阳光又爬上了窗台。这回阳光变成了啄木鸟,把那窗上的玻璃啄得笃笃乱响。我看着觉得无趣,那黑鸦鸦的窗帘还是安然无恙地坚守着岗位,从来不肯把那房子里的秘密拿出来晒一晒。幸亏我的眼神够敏锐,老早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好比小狗嗅到了骨头,家猫吃到了沙丁鱼。那房子孤零零只有一个窗,却被黑窗帘蒙着,严严实实的,肯定藏了个天大的秘密。强大的好奇心唆使我去偷窥了好几回。我踮着脚,眯着眼,照西洋镜似的瞧了又瞧,我甚至腾出手来努力地想把窗子掰开,还划破了手指。事后,奶奶把我的伤口包得像颗洋葱头,又骂了我一通。我兀自觉得委屈,却仍然执意地守卫着自己的好奇心。我感到自己正在征服长城,又仿佛是一个爬到半山腰的人,舍不得山顶的风光。

 

       奶奶又坐在院子里削土豆了。阳光下,我惊奇地发现奶奶的头发像一圈棉花糖,白花花的,煞是好看。

       奶奶,那胖老头是谁呀?

       哦。今天才搬来的,是个上海人。

       上海人?我重复奶奶的话,想到上海一定好大好美,有吃不完的棉花糖。

       上海人干嘛到这儿来呀?

       老家嘛。

       哦。

       ***,你刚刚是不是把那爷爷惹恼了?奶奶突然这样询问我,语气都变了。

       不对,是那胖老头自己小气。谁叫他把自来水装在门口的?

       是吗,那以前是谁说了要节约用水的?

       可是……可是那老头是个巫师,戴着黑眼镜,凶着脸,还拿出拐杖来打我!

       瞎说,那爷爷年纪大了,眼睛看不见东西。

       真的?那不就是瞎子吗?

       别乱说。

       奶奶,他眼睛是怎么弄瞎的呀?

       是让两只鬼咬瞎的。

       什么鬼呀?

       日本来的鬼。那日本鬼硬说他家里藏了八路。

       我蓦地想到了黑鸦鸦的窗帘,狠狠地颤栗了一下。

      

       仰起头的时候,我看到阳光支起了巨大的翅膀,然后掠过屋顶,失魂落魄地躲到山后面去了。

       我的手心里攥满了汗,看到那胖老头拍了拍手,又转过身去。我望见了花白的秃头,望见了伛偻的背。

       噔地又是一记关门声,把我从高高的门槛上震了下来。

 

       很多年以后,我听到了一个离奇的寓言。寓言说,每个人都有一只叫做命运的漂流瓶,外表相同,内里却藏者各自的秘密。当一个人妄图偷窥另一个人的秘密时,另一个人就会努力地掩藏。

       对于这样一个寓言,我无法视而不见。我依稀记得曾经的那个院落,曾经的那种强烈的好奇心。巨大的阳光下,奶奶苦口婆心地训斥我不该乱踩门槛,她把嘴巴张得像一台爆米花的机器,她的头发像一圈一圈的棉花糖。奶奶跟我讲鬼故事的时候,脸色黑得如泼了墨一般,眼珠子比夜空的北斗还要亮。话里言间,我惊愕地发现了魔鬼的威力,那种威力气势汹汹地闯进我的梦境,屠杀我的童年。明晃晃的刺刀尖锐得可以刺瞎任何人的眼睛。两股猩红的液体肆意地蔓延开去,奶奶喃喃地说那是“血泪”。在梦里,我认认真真地雕刻过那种感觉,每次立在地图面前,面对着非洲的“红海”,我都会暗暗地想,莫非那就是血泪汇成的海?唯有那栋白墙黑瓦的房子还是照样只有落单的窗,还是照样用黑鸦鸦的窗帘蒙得密密实实。那个回了老家的又胖又瞎的老头还是会愤怒地鼓动白菜叶子一样的耳朵,还是会扯开乌鸦一般的嗓门时不时地骂我一声兔崽子,那骂人的音量出奇的大,大到足以淹没一个孩子的童年。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