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 will always see

A smile cinema for kids

 
 
 

日志

 
 

从解构“氓”字说起  

2008-03-30 16:22:13|  分类: 杂烩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读《氓》时,我们抱着“一棍子打死”的态度把所有的“好”灌注于女主人公,而把所有的“坏”留弃给男主人公。是谁下的定论,说《诗经》是现实主义的杰作?而实际上,我们却早已习惯了用浪漫主义的情怀来阐述现实。所以,诗里行间,我们感动于女主人公对爱情的忠贞,唾弃于男主人公的始爱终弃。卡尔维诺在他的《为什么读经典》里曾把我们这一类读者定义为“理想型读者”。这样读书确能深得阅读的趣味,可惜与真实离得很远。

      而《诗经》其实不该这样读的,包括第一次“诱惑”我们捧起《诗经》的人,口口声声说《诗经》是现实主义之作,却还是以善恶分明的浪漫眼光来阐释。有一段时间很反感这样的做法,顾自以为“看不清事实的人”比“故意歪曲事实的人”更可怕。后来细想之,或许是因为现实太过残酷,身处其中便往往容易迷途,所谓“当局者迷”也。所幸,这样的迷途是予人安慰的。因为大凡心怀浪漫的人尽管身处现实,亦能稳如泰山。

      有幸能静下心重读《氓》,竟而惶恐至极。人说“美是初见”,意为第一次领略是最美好的,而真正的经典之作却免不了被人重读。重读使我们不断地切近诗歌本身,遗憾的是,最初的那份纯粹之美却悄然流失了。因为我们偶尔窥见了面具背后的骗局。

      关于诗题,我对其做了个略带恶意的“小手术”,把“氓”字拆成“亡民”二字,拆毕才觉悟到这种解析实乃“大恶”。某人告诫我,搞艺术必须遵循“游戏精神”。我曾经那么深信不疑,而今却第一次感觉到我这是沾染了“恶习”啊。

      现实主义是一种光辉还是一种阴霾?按我前面的理论,《诗经》似乎只能以现实主义的眼光来审视,其实也不然,至少还有《关雎》《蒹葭》等确乎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情怀。无奈何,我们谈论的是《氓》,“亡民”也,亦是本诗的男主人公,由忠于爱情自由不为传统所牵绊,及至暴虐无常,甚而为现实所困。人的一生何尝不是一场残酷的流亡呢?

      纵观《氓》全诗,实乃一场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对抗。女主人公,乃浪漫主义者;男主人公,即亡民,乃现实主义者。这是昔日盛行的“贴标签式分析法”,多数时候这种方法牵强生硬,在此却很适用。女主人公的口吻至始至终都洋溢着浪漫主义的情怀。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这就是“面具 ”,秉承了“美是初见”的神韵,细想之不过乎一女子的一面之词。抑或有另一种说法:《氓》是一首狡猾的诗,它讲述了一个善恶分明的童话,其实不过一痴情女子的独白书,与是非善恶无关。

      而结局是残酷的,这就是生活。任何一场关于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对抗,永远都是现实主义占上风。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