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 will always see

A smile cinema for kids

 
 
 

日志

 
 

阿巴斯(Abbas Kiarostam):生生长流  

2008-07-15 13:15:42|  分类: 影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巴斯(Abbas Kiarostam):生生长流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阿巴斯(Abbas Kiarostam):生生长流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5·12汶川大地震”中丧生的“孩子”。

—活着的人最怕什么?  —最怕闭上眼睛后再也无法醒来。

在大灾难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孩子”。不是耽其渺小,而是誉其纯真。我们在汶川大地震中看到了太多生命的奇迹,奇迹背后的互帮互助就像世人心心念念的关于“人性的复苏”。

早前就买了《生生长流》(And life goes on)的碟,被我搁置了好久,如今再拿出来看,忽而哀恸不已。

是为伊朗世界级电影大师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的作品,其定位介于纪录和剧情之间,晃晃悠悠,如缚重履。

关于1990年的伊朗大地震,我们的记忆是模糊的,唯有光影的纤维粘腻得令人窒息。究竟为何,灾难从来不肯消失?

犹记得阿巴斯先前的一部电影,《何处是我朋友的家》。暖暖的夕阳,漂亮的土房子,沙沙作响的门头风,还有老爷爷颤巍巍的笑。故事中淳朴可爱的小男孩在名叫库克的小镇上不知疲倦地奔跑,只为了找到朋友的家,以便使朋友的作业本“完璧归赵”。这一次寻找,源于孩子之间的小小心意,却深深打动了整个世界的心。直至伊朗地震,导演驱车赶往库克,带着映有小男孩图片的电影海报四处打听,只为了确认曾经的男孩是否还活着。这一次寻找源于对美好生命的怜惜。

然而,至终都没有找到男孩。看着镜头形成电影,看着《生生长流》被誉设为“人道主义之作”。而男孩,却不见了。

静止的长镜头中,伊朗高原利刃般的裂缝刺痛人心。阿巴斯的镜头轻轻掠过无助的人群,却又蓦然惊奇道,人群并不是沉溺于悲伤无法自拔。重建家园吧,神主的旨意,亦是死之所念生之所倚。山风流淌,一次次听人说起那样的话:“没有推到又重建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略带调侃,却若一出充满真谛的洗礼,熏透人心。

念及汶川大地震中牺牲的人,我常常噩梦般感伤。当所有人都守着电视看地震专题,都恐惧于受难照片的残酷时,我却兀自在一旁拾掇起汶川昔日的美好光景,恍若窥看《百年孤独》中马孔多小镇的历史一般,看不出平静背后的毁灭,美丽背后的伤痛。《百年孤独》的作者马尔克斯深深畏惧于“拉丁美洲的孤独”。所幸的是,汶川的“孩子”从不畏惧。恰如《生生长流》中所表现的,死亡使生者更珍惜生命,以更充足的勇气活下去。人人皆赞“越挫越勇”,得益于堵人的困境,亦得益于那些“生命的奇迹”。有人说,零八年的北京奥运会必是奥运史上流泪最多的一回;又有人说,汶川大地震使中国媒体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洗礼。无奈的是,这样的洗礼代价太大了。

天灾人祸之后,我们还没长大呢?待抚平翅膀上的伤口,我们依然展翅高飞。

现实永远无法打败梦想,因为苍穹是我的房子。

And life goes on。

谨以此文抚慰那些在“5·12汶川大地震”中幸存的“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