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 will always see

A smile cinema for kids

 
 
 

日志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2009-07-14 20:04:09|  分类: 影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岛迷情》(2001)

导演:迈克尔·科斯塔

 

他从老人身上看到了父爱之光,而这种异样的光芒蒙蔽了少年的眼睛。他太需要爱了。——陸支羽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豪依眼中的长岛究竟是怎样一座迷宫呢?

 

最初是盯准小演员海默的人气去寻找《八月迷情》的,却无意间搜到了这部色调清冽的小电影,《长岛迷情》。有着浓郁的文艺气味,基调介于柔缓和躁动之间,其间的恍惚感令人沉湎。再者,长岛水灵灵的景致与故事潜在的阴柔格调相得益彰,尤然值得玩味。 

影像首尾呼应的段落是男孩豪依的两次徘徊。在长岛的一栋高架桥上,男孩攀上桥头的护栏,双手微摆,走企鹅步。桥下是过往的车流,尖锐的呼啸声穿杀而过,豪依的心浮浮沉沉。我把这个桥段比作“危楼”,它预示着豪依摇摆不定的生活状态。母亲的不在场,致使男孩学会了一个人孤独。父亲新宠的介入,更像一道隔断思念的藩篱。

 

胡 须

 

豪依对着镜子剃胡须的场景是真正坚定我观摩意念的第一个情由。念及自身,母亲常常叮嘱我不要剃胡须,因为父亲的“坏榜样”横亘在前,胡子只会越剃越多。这也正是我们无法真正人为地摆脱性别关系的“致命伤”。而那些性别夹缝中偷欢的人群,也由此注定了长久的边缘和冷门。这里牵扯到同性恋群体至终都被留弃于广场之外的残酷现实。

回到豪依剃胡须的举动,影像把这个举动挑染得颇具同性气质。因为在此之后,豪依又打开了母亲的化妆盒,拿出唇膏在自己唇上描了红。这组场景令我想起《玫瑰少年梦》中偷穿母亲衣裙的男孩,想起加曼《维特根斯坦》中少年的诡异装扮。同样,之后,豪依听到浴室外父亲的声响,他又马上用手抹掉唇红。这说明豪依自知其行为本质上的不可行,其与《玫瑰少年梦》中男孩的不自知相比,则更多了一层迷离的忧伤。而父亲的声响对男孩性别本位的召唤其实早已无能为力,烙印在心里的情愫不是能够轻易根除的。

 

双头婴儿

 

一直以为,“双头婴儿”这个话语意象的出现,是豪依恋父情结的预先铺垫。在豪依与加里他们的饭馆谈话中,我们知道有个男孩使她亲生妹妹怀了孕。而关于“双头婴儿”的乱伦谣言成了这群男孩集体的恐惧。之后豪依被大约翰盯上。面对这个年龄比自己父亲还大的男人,豪依从抗拒转向迎合。老人的“恋童癖”被贴上了似好似坏的标签。这情状就如豪依的性取向一般徘徊不定。而那个叫做加里的男孩更像一个危险的猎物逡巡在豪依周围。

犹记得加里说过:我没有父亲,我有一个屁眼儿。他的男妓身份使我蓦然想到加斯·范·桑特的《我私人的爱荷达》。英年早逝的瑞凡·菲尼克斯的忧伤和无助令人痛惜,而昔日同样年轻的基努·李维斯的容颜却一寸寸老去。影像中那两个令人心碎的漂亮牛郎,唯有在记忆中才会闪闪发亮。

回到《长岛迷情》。加里的存在对豪依而言是危险的,比之于大约翰的纠缠和蛊惑,加里才是加重豪依内心忧伤的罪魁祸首。而大约翰与豪依的关系其实更像父子。影像中有一个细节:大约翰在就要得到豪依身体时却突然悄悄按下心头的欲火。在亲生父亲因“豆腐渣”工程赚了黑钱而被警方拘捕之后,豪依便把大约翰臆想成自己的父亲,他从老人身上看到了父爱之光,而这种异样的光芒蒙蔽了少年的眼睛。他太需要爱了。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这是首尾呼应的“迷情”式桥段,忧伤而惶恐。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水灵灵的小镇风光。豪依是小小的存在。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他的梦中会否有母亲的影子?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从教豪依开车这一段起,不知不觉中,大约翰就已经充当起父亲的角色。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貌似是关于手枪事件那一段。加里出卖了豪依,同时也促使豪依与大约翰的关系渐渐微妙起来。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加里是豪依心中风一般美好的存在。可惜加里不懂豪依的心。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少年豪依的打扮是偏中性的。

 

《长岛迷情》:“阉割”胡须的男孩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原来,男孩对枪支的喜爱与性取向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