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 will always see

A smile cinema for kids

 
 
 

日志

 
 

《边走边唱》:弹指光华命如弦  

2009-10-27 20:39:55|  分类: 影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演:陈凯歌

主演:刘仲元,许晴,黄磊 等

 

师父:“石头,咱有钱呢,琴不比女人好,琴弦子断了就是断了,它不哄你呀,你师父说了,咱的命就在这琴弦子上面。”——陈凯歌《边走边唱》

 

《边走边唱》:弹指光华命如弦 - 陆支羽 - I will always see

 

那时候的陈凯歌,还踌躇满志,像一头高傲的豹子,他那漂亮的“奥斯卡计划”亦犹在酝酿之中。于是,一切都那么天高云淡,气朗风清。那时候的陈凯歌,还行走在《黄土地》的滔滔尘流中,恍若五千年的文化底蕴都溢满胸口,纵使光阴流转,都难能抑去心头的昂然之色。于是,《边走边唱》的诞生,就像一曲底蕴孤涩的“哀歌行”。

而令陈导觉得孤独的是,他断然站在了高处,眼前却犹然雾气凝滞。就像若干年后的《无极》戳痛了久藏的心,唯留下“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遗憾。于是,回想昔日的《边走边唱》,亦唯是一曲“献给母亲”的离歌罢了。

影片意象化的摄影风格像极了陈导的名作《黄土地》,那大片大片的摄影留白呈现出一种孤立于绝世的冷寂之感,一如陈凯歌色韵清高的心。

影片有着极美的开场,画面中的天空呈现出一片彻骨的幽蓝,水一般漫溯过远方的山头,继而,又转为旷远辽阔的漫漫黄土。镜头画了一个漂亮的弧度,直至拉胡琴的白须老者(神神)出现于孤立的悬崖边,目光深邃如雾。我们隐约听到小徒“石头”的言语,“师父,空白怎么是白的呢?”

而后是神神与石头的那场关于星辰的夜谈,恍若多年前听闻某个叫做马托的意大利小丑说过,世上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很有用的,甚至小石头也很有用。听似声色微弱,却为石头的名字找到了绝好的寄托。

   

石头:“师父,星星们是什么?”

师父:“是什么?是天上的瀑布。”

石头:“那一颗星星呢?”

师父:“一颗星,那是块不落地的石头。”

 

然而,这终究不再是一个“高山流水”的时代,魏晋风骨的遥远绝响终于不再被那么多人记起,古老的艺术传承亦终于就要断流了。

后继无人的悲伤,唯有独坐山头的神神才能窃窃体味。他怀抱着胡琴,一指指拨弄弦丝,直至怦然断裂,他才终于孤独地站起身,唯有黄旧的白袍在风尘中凄凄作响。正如人说的,神神的“盲”注定不属于这一个时代,一如他的气节,太过苍茫而古老。

还有这荒漠中风尘漫溯的村庄,恍若刘亮程笔下的虚土庄,充溢着一片大大的寂寥与绵长的哀恸。孤树、荒漠、远山、雾气,在幽蓝色的影调中勾勒出一道孤独的光,在幽泣的胡琴声中显露出一股垂垂老矣的哀恸。那不仅仅是一个老迈的艺术家的哀恸,更是一个就将被人遗忘的艺术的哀恸。

黄磊在影片中饰演了石头一角,他的表演天赋亦由此初露端倪,那种憨厚而纯朴的笑,亦开始成为其颇具文艺气息的标识。而石头与兰秀的爱情却成了荒漠中一道悲怆的风景。石头终要离兰秀先去,独独为了完成一种传承。这是师父的遗志,亦是宿命的悲哀。

在影片的主旨上,陈凯歌突出了一个“人”字,通过边走边唱的神神的胡琴声,传达出了一种意境上的和谐与内省的平静;那行呈“人”字形掠过苍穹的鸿雁,同样渲染着这一庄谐并重的宏大主题。于是,遥遥荒漠上互殴的人群开始平息怒火,老者的琴声响彻于寥寥无云的苍穹,天地间滚滚的暗尘涌起一个时代苍凉的回眸,一如“边走边唱”的流浪歌手的宿命。 

兰秀跳崖而死的桥段,陈凯歌运用了“镜子”意象,通过兰秀从镜面上消失的细节来呈现其死亡的瞬间,这样便极为细腻地呈现出了瞎了眼的石头的主观感知。原本,兰秀尚且是石头心中的一线亮光;而此时此刻,崖边的石头彻底陷入无望的黑暗中。这黑暗,不再只是纯肉体的黑暗,它更无止境地沁入到石头的精神之地。

还有神神的那趟远门,就像一场宏大的隐喻。那黄河边上的多情女子,勾起了老者心中太多斑斓的回忆,一如石头对兰秀的回忆一般。及至女子说,“你是这世上幸福的人。”老人才终于按捺不住,恸哭不已。他孤身立至黄河岸边,望着滔滔浊浪,心头思绪万千。

 

神神:“你打哪儿来呀?”

女子:“记不得了。”

神神:“你来到黄河岸上……多少年了?”

女子:“也数不清了。”

神神:“我打这岸边过多少回了?流水一般多。”

 

影片最后,神神坐在一大圈火把之中,手持胡琴高歌的影像,成为一代琴师最后的绝唱。而石头的一生也注定像师父那般。那是一个瞎子乐手的命运,一辈子流浪于茫茫大漠和繁华的街市之间。当石头亦经历师父那般的宿命遭遇之后,他亦恍若看到了若干年前的师父的影子,一如师父从石头身上看到自己从前的光景一般。一老一少的爱恨情仇,便在这空寂而孤独的黑暗中得以完成。那是一道传承的符咒,那是古往今来的生命的悲歌,那是手中的胡琴牵连起的艺术脚夫的命运,那是亟需水源的焦渴的荒芜之地与凡俗之乡。

暗夜渐亮起来,石头从泪痕中骤醒过来,背起行囊,他终将踏上师父的路途。于是,荒漠庄中的琴师的命途还将继续延伸下去。人已逝,而脚下的路犹在,那是被多少足迹踏过的坚硬的黄土。于是,精神亦同样永恒。直至影片结束于高飞在天空中的蓝色蝴蝶风筝。在我以为,那是琴师们内心的艺术高度,那是精神领域的梦想契机。当它昭然显露于幽蓝的苍穹中,我们的心头亦曾缅怀过那些终将被世人铭记的淡若清风的孤寥和那气骨凌人的品格。

 

  评论这张
 
阅读(247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